银翼杀手2049:游走真实与虚幻 思索生命与未来

作者:娱乐新闻

《银翼杀手》原作的突破性,应该放到历史背景中去理解——70、80年代之交,正是星战大行其道的时代。此前的科幻电影的格局与呈现整体都比较粗糙,新兴的星球大战的世界观又太过于迎合世俗,几年前雷德利刚拍完他的异形首部曲,而刚过去的70年代嬉皮士运动的余温仍在。这一切,都恰好成为了《银翼杀手》这部电影各项元素诞生的温床。不早不晚,刚刚好。1982年,带着浓厚的赛博朋克末日风以及80年代美国服化道特色的《银翼杀手》诞生了。

图片 1

放到现在,该片的主题可能无甚惊奇。但在当时,完全能想象出严肃影评人的震撼感。融合了日本漫画、赛博朋克、末日幻想、黑色电影的美术风格,以及淅淅沥沥的下着雨的、各色人等鱼龙混杂的迷幻都市,都让人着迷。这是一系列类似风格荧幕风格的原本。复制人(生化机械人)的概念,机械人的背叛,造物主与受造物的战争,以及人与非人的接近哲学层次的探讨(接近而未到),既在当时有石破天惊的效果,也不断为后世仿效。

文/秦子陵
    10月27号,期待了很久的《银翼杀手2049》终于上映了,影迷们期待了三十五年,再度进入到了由银翼世界观构筑的经典赛博朋克未来世界中,作为今年最受期待的科幻电影,2049交出了一份相当不错的成绩单——周五上映之后,豆瓣评分一直稳定在8.5分,超过95%的科幻片。1982年的《银翼杀手》一直以来都被奉为科幻影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其营造的未来都市开创了“赛博朋克”科幻电影先河,从背景设定到电影美学甚至是音乐风格,都被后来的许多电影、动画甚至游戏作品一再效仿及致敬,例如《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最终幻想7》等等,无一不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银翼杀手2049》作为银翼世界观的新作,依然诠释了人造生命体的存在意义,通过近未来的轻科技设定,探讨人性和科技的矛盾冲突与融合,其深刻的精神内核,是近年来科幻电影作品中十分罕见的,这是一部看过以后,能够有更多思考和回味的优秀作品。

这一些列因素,都成为《银翼杀手》在此后二十年中成为影迷心目中经典的基础。

图片 2

在主旋律和人类乐观主义高扬的《星战》时代,这样严肃、反思、反媚俗甚至反人类中心的电影,当然是极富魅力的。但不要忘了,《2001太空漫游》诞生于1968年,老塔的《索拉里斯》拍摄于1972年,弗里茨·朗的《大都会》甚至早在1927年。科幻世界永远不缺乏艺术魅力爆棚的传世之作,相比之下,《银翼杀手》的优点,更多是在商业片的领域之内,探索出了一条更有格调、不同流俗的突围之路。换句话说,它是一部魅力长达二十年仍经久不衰的经典商业科幻电影——但无疑,它还是一部商业电影。

    该片的主创阵容极其强大,亲手操刀监制的是《银翼杀手》第一部的大神级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老爷子,而担纲《银翼杀手2049》导演的丹尼斯•维伦纽瓦本身就是好莱坞近年来崛起的一枚大神级导演。三度获得加拿大最高电影奖项并多次入围国际顶级电影奖的维伦纽瓦是一枚不折不扣的气氛营造大师,从《焦土之城》到《边境杀手》,无不口碑爆棚,被视为好莱坞的下一个大卫•芬奇。在科幻电影作品方面,老秦本人去年被维伦纽瓦导演的《降临》震撼得外焦里嫩,一度尊其科幻电影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当然,商业电影从来不是贬义的代名词。只是在将“永垂不朽”之类的词用到上面的时候,一定需要谨慎。一部商业片能有十年以上的热度,已属非凡,何况《银翼杀手》。这自然奠定了它在老影迷心目中的位置。这样的位置一旦形成,也许很难再被新作挑战。譬如最近上映的《银翼杀手2049》,就美学风格、特效技术、镜头语言、音乐音效等各方面来说,在“绝对值”上是多有超于前作,可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影迷不认账。这也能理解,因为还有一种评价标准,即“相对值”。

图片 3

也就是说,《2049》相比于同时代影片的突破,是否能媲美原作在82年带来的震撼?

    这部《银翼杀手2049》,维伦纽瓦并没有太多束缚于前作的影响,在世界观精神内核完美承接的基础上,展现了浓厚的个人风格,融入了他个人对银翼世界观的诠释和理解,影片神迹般的氛围营造与递进感,让人整个沉浸在观影体验中,仿佛自己就是电影中的某一个角色,身处电影勾勒出的2049年的赛博朋克异世界,久久不能抽离。

这个答案,我没有信心。诚实地说,应该是否定的。这没办法,毕竟世界观、剧情线、美学风格很大程度上在30年前就已经定型了。在延续这些基本设定的情况下,想要通过局部微调实现更大突破,基本是不可能的。尽管维伦纽瓦的独特风格(长镜头)、Hans Zimmer标志的电影音乐、更进一步的主题深化,都让这部作品更上层楼,但整幢大厦的基础是原作奠定的。这么比,则致敬之下,难有超越,亦属正常。这也是为什么,续作极少比原作优秀的原因。

    担纲男主角的是《爱乐之城》的男主角“高司令”瑞恩•高斯林,本次出演新一代“银翼杀手”,展现了其内敛深邃的演技;前作男主角“印第安纳琼斯”、“韩•索罗”哈里森•福特也出现在本片中,出演老年戴克;曾经迷倒一大片影迷的完美女性复制人“瑞秋”,也以以假乱真的电影技术完全在电影中重现。

新作的主题是值得一议的。原版《银翼杀手》的设定比较“左”——基于西方左派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而设定了一个必然有人奴役人的社会(这是资本主义循环的常态)。其中心,在于探讨人与生化人平等的可能性,本质还是人与人平等的可能(这也蕴含了另一个前提,即人生来其实是不平等的,平等只是一种理想)。能感觉到,反抗的意识呼之欲出,最后则以少数群体主体意识的觉醒并“奔向自由”结尾(很典型吧)。

图片 4

相比之下,《2049》延续了这一“人类不平等”或奴役的探讨,并且放大了第一部中比较模糊的神学主题,即受造物是否拥有独立的灵魂和尊严,进而获得免于奴役的“自由”。片中给出的答案是,可以,前提是受造物也能造人——人类造生化人,一如上帝造人,一旦生化人亦可繁衍后代,其地位不正与人相仿了吗?主角的设定,类似于《达芬奇密码》里的圣杯骑士,牺牲自己,保护着他们这个族群的始祖的“血脉”。而讽刺的是,仅就主角的遭遇而言,却仅能得出一个大抵等于“自由不过是幻象”的结论,结尾黯然而无言。这一点,也是本片的开放性以及深度所在。

    相信看过1982年的科幻电影《银翼杀手》的影迷朋友,对复制人领袖罗伊临死前的独白应该印象深刻,这段独白揭示了银翼世界观的核心,让整部电影从一部科幻片升华到了美学与诗的高度,被奉为传世经典。《银翼杀手》是一部极其超前的科幻电影神作,冷色调赛博朋克科幻美学、精致内敛的叙事和丰富留白带给观众充分的想象空间,成就了一部赛博朋克题材鼻祖神作。

现在能想到的优点,大致如此。相对于前作,这些突破也许只是显得极小的一步,甚至对意见不同者,还未必算突破。但即便把整部电影的美学风格单拎出来,也是一部杰作了,而我们毕竟不能对一部院线电影要求太多。综合而言,维伦纽瓦近几部作品的风格虽然有非常的自我重复或类似之处,但恰到好处,也十分抓人。应该说,他已经是我见过这几年来在商业和艺术的平衡性上做的最好的导演之一。续作能拍到这个水准,以至自成一格,其功力已属非凡。

图片 5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uboli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与观众普遍印象中特效、场面制胜的科幻大片不同,银翼杀手的风格更贴近于探讨未来世界精神内核的“软科幻”路线,所谓“赛博朋克”,根本上就是在现实都市的基础之上,加入信息、数字技术一些可以被人类广泛认知接受的“近未来”科技因素形成的,电影的主旨并不在于过多体现对遥远未来的想象力,而是展现了更多因为科技发展而迷失的人性,有着更深刻的人文关怀因素。这类科幻情结事实上贯穿了有史以来几乎所有的伟大科幻文学作品极其衍生电影,但像《银翼杀手》系列电影这样专注探讨此类问题的并不多见。

图片 6

    《银翼杀手2049》的故事发生在《银翼杀手》剧情的30年后,作为新型号复制人的“银翼杀手”K,对30年前消失踪迹的“银翼杀手”戴克和女复制人瑞秋以及他们可能存在的孩子展开了搜查,并在过程中探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对自身的存在价值进行了思考与挣扎。虽然电影中有不少前作的元素,但剧情上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即使没有看过前作的影迷,也能够在电影中完整地体验银翼杀手营造的世界观和故事内核。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85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