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馒头到打酱油(严重剧透,慎入)

作者:娱乐新闻

      我不知道《赵氏孤儿》原来还可以这样解读,我也才发现,葛大爷挑剧本也有失手的时候,而我最想说的还是,陈导,您还是搂着娇妻,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其实我对现在的电影要求真的不高,从我可以把《满城尽带黄金甲》从头到尾傻不拉及地全看完,还觉得把故事说明白了就可以看出,但《赵氏孤儿》真的快把我看睡着了。那个莫名其妙人模鬼样的庄王我不知道是用来干啥滴,我也不知道阴阳怪气的赵朔有何用处,海清的角色完全就是一打酱油争加人气的,最后那魂归故里和葛大爷相视一笑更是看得我鸡皮疙瘩一大堆。但这些,真的都没啥滴,陈导您是留过洋的,大不了就是受莎翁影响大了点,所以总有点舞台剧的气质,我可以原谅。但天杀的麻烦您就把故事给我扯清楚好不好,不要求您有多动人,能合情合理就可以了。但您看看您编的什么烂故事,且不说葛大爷和黄教主让人啼笑皆非的“奸情”,程婴和屠岸贾莫名其妙的争风吃醋,程婴居然自投屠岸贾门下,赵婴在知道屠岸贾杀害自己母亲后依然和他情同父子……天啊,这样的情节设定您是用脚趾想出来的吗?????那您高深莫测的功力就体现于这样的鬼扯您居然还可以扯两个小时,始在扯不下去了就峰回路转赵孤一个灵机哈姆雷特附身要开始报复,您那报复的场景也是莎翁味十足啊。
   对于陈导您,我实在有点词穷了。对于您早年的成就,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江淹也有才尽之日,所以末路之时的您也没必要垂死挣扎。还是左手娇妻,右手幼子,早点回家颐养天年吧!!

个人观点,不喜勿拍。
周末去看了赵氏孤儿,陈凯歌,你对食物到底要执着到神马时候啊喂~~
看片之前俺大概去网上搜索了太史公关于赵氏孤儿,对公孙杵臼和程婴可是萌了又萌,想着之前的霸王别姬的基情四射,怎么着这次陈凯歌也会在这两人之间大做文章。谁知道我们陈导搞了个颠覆,程婴从门客变成了毫不相干的市井大夫,公孙杵臼和赵氏的关系也没交代。于是俺只能把这部片子当成各位明星打酱油领便当的片子来看了。(虽然史书上确实赵氏被灭门三百人,但陈导对打酱油的崇拜怎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开始说片:剧情开始,陈导用了一两个闪回交代了屠岸贾害赵家的原因,这一块陈导表现的还是很不错的。然后,各位酱油党开始登场,先是我们的皇帝,华丽丽的被苍蝇吸血然后打酱油了,接着是我们曹操鲍国安的两位门客接连打酱油,鲍国安打酱油,赵文卓打酱油,赵家三百人打酱油,范冰冰打酱油,张丰毅打酱油,葛大爷他儿子打酱油,葛大爷他老婆打酱油。接着陈导开始给我们玩养成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三个爹爹一个娃,陈导表示,既然霸王别姬受到大家伙一致好评,那麦麸总是没错的了,于是我们的王学圻大叔,葛优大叔,黄晓明同学开始麦麸,葛优大叔一瞬间成为了万人迷,白天带着儿子去见自家正室王学圻大叔,晚上躲着儿子和黄晓明同学在小黑屋幽会(期间黄晓明同学还遭到了我们赵氏孤儿“晨勃”的报复---咬屁股,这是sm么?)接着我们赵氏孤儿长大了,王学圻大叔怀疑了,黄同学终于受不了每天晚上才能见葛大爷,于是奋起把王学圻大叔射了,赵氏孤儿拿着自家灵丹妙药去救了王学圻大叔,接着王学圻大叔发出了感叹:我终于找到了……。王大叔,你找到了神马啊,难道是我们常说的真爱,你在和葛大爷纠结了这么多年后终于发现原来我的养子才是真。爱人啊,于是你觉得抛弃葛大爷,转而投向养子的怀抱,实在是太重口了喂陈导。接着剧情一转,在王大叔准备改投养子怀抱的时候,我们的赵氏孤儿突然意识到不能和杀父仇人一起,相爱相杀的剧码上演了,最后,由于葛大爷打酱油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我们的王大叔以一个无极里面光明王的姿势,华丽丽的打酱油了。可是我们的葛大爷打酱油还没打完,在打酱油的同时,葛大爷认识到了原来搞gay是不行的,还是追随着原配老婆打酱油比较有前途,于是我们的赵氏孤儿被自己打酱油的养父养母抛弃了。整个影片也到此结束。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上一段史记白话文:晋景公年间,奸臣屠岸贾欲除忠烈名门赵氏。
他率兵将赵家团团围住,杀掉了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等全家老小。
惟一漏网的是赵朔的妻子,她是晋成公的姐姐,肚子里怀着孩子,躲藏在宫中。
赵朔有个门客叫公孙杵臼,还有一个好友叫程婴。赵朔死后,两个人聚到了一起。公孙杵臼质问程婴:“你为什么苟且偷生?”程婴说:“赵朔之妻正在怀孕,若生下来是个男的,就把他抚养成人,报仇血恨,若是个女的,我就彻底失望了,只好以死报答赵氏知遇之恩。”不久,赵妻就分娩了,在宫中生下个男孩。
屠岸贾闻之,带人到宫中来搜索,没有找到赵氏母子的藏身之处。母子俩逃脱这次劫难后,程婴对公孙杵臼说:“屠岸贾这次没找到孩子,绝对不会罢休。你看怎么办?”
公孙杵臼一腔血气地问:“育孤与死,哪件事容易?”程婴回答:“死容易,育孤当然难。”公孙杵臼:“赵君生前待你最好,你去做最难的事情。让我去做容易的事情——我先去死吧!”
恰好程婴家中也有一个正在襁褓中的婴儿,程婴含泪采取了调包之计,将自己的孩子抱上,与公孙杵臼一齐逃到了永济境内的首阳山中。让妻子带着赵氏孤儿朝另一个方向逃去。屠岸贾闻之,率师来追。
程婴无奈只好从山中出来说:“程婴不肖,无法保生赵氏孤儿。孩子反正也是死,屠岸将军如能付我千金,我就告诉你孩子的藏身之处。屠岸贾答应了。
程婴领路,终于找到隐匿山中的公孙杵臼和婴儿。
杵臼当着众人的面,大骂程婴,他一边骂一边佯装乞求:“杀我可以,孩子是无辜的,请留下他一条活命吧!”众人当然不允。程婴眼睁睁地看着亲生儿子和好友公孙杵臼死在乱刀之下。
  程婴身负“忘恩负义,出卖朋友,残害忠良”的“骂名”,偷出赵氏孤儿来到了山高谷深、僻静荒芜的盂山隐居起来。
这一隐居就是十五年,就是这片人迹罕至的深山中,穿梭着一老一少的身影;就是这片世外桃源的泉林中,回荡着一老一少的对话;就是这片与世隔绝的沟谷中,积聚了一老一少的复仇力量。
赵氏孤儿,终于长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苍天不负有心人,程婴与赵武,灭掉了权臣屠岸贾。
然而,最后的程婴,并未品味胜利的美酒。
(这段若上现代文怎么都没味道,直接古文):

程婴乃辞诸大夫,谓赵武曰:

“昔下宫之难,皆能死。我非不能死,我思立赵氏之后。今赵武既立,为成人,复故位,我将下报赵宣孟与公孙杵臼。”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85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