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坏家伙、傻家伙

作者:娱乐新闻

文/梦见乌鸦

新一届台湾电影金马奖颁奖典礼于近日结束,内地著名导演冯小刚靠《老炮儿》意外击败呼声颇高的邓超,获封影帝。据悉,颁奖之际,冯小刚正在内地举行某片宣传演唱会,并献歌一曲《爱的代价》。据猜,冯小刚拒绝出席金马奖颁奖典礼是因为多年前在台湾电影金马奖颁奖典礼上,呼声甚高的其爱妻徐帆被吕丽萍意外击败,与影后擦肩而过。当时,冯小刚就炮轰金马奖公平性,并因此与金马奖结下梁子。但据冯小刚本人的解释,其没去金马奖是因为对自己获影帝没有把握,并称入围已经深感惊喜,还赞许金马奖挑片眼光独到云云......

在观影之前对这部电影感觉有些特殊,因为很喜欢这个片名,《坏蛋必须死》,有点“黑色幽默”的感觉,也有种错觉该片是根据某部同名小说改编,但本片乃是一部如假包换的原创作品。而且电影的内容,确实也如片名,非常典型的“黑色幽默”电影。

冯小刚系华语圈著名导演,获影帝实属罕至,但细细盘点冯小刚近年来举止言行,又不觉有什么异样。这两年,冯小刚放下导演身段,不仅演起了电影成了主角,还当上了真人秀评委,更重要的是短短时间内监制了不少影片。即将公映的《坏蛋必须死》就是冯小刚联袂韩国国宝级电影人姜帝圭共同监制的年度大片。

中韩合作的新兴商业模式
这是一部中韩合作的电影,合作而不是合拍,中国的原创故事、在韩国取景,台前幕后汇聚了中韩两国当红阵容,冯小刚和姜帝圭联合,乃是一种时下比较新兴的合作模式。比起有些作品找韩国导演、或翻拍韩国电影,这样的拍摄模式值得推荐。

这是一部颇具韩范儿的烧脑悬疑犯罪心理黑色幽默喜剧片,影片讲述的是在韩国担任中文教师的强子在接待兄弟朋友一行三人畅游济州岛时遭遇的惊悚悬疑奇葩事儿。在韩国,他们遇到了鬼怪精灵的韩国小萝莉,邂逅了身份来历不明的性感女神,遭遇了披着警察外衣的杀手,与韩国片儿警玩起了捉迷藏,还频频获得韩国牧师的教诲。而整个故事也就是围绕他们几个人开展起来的。影片故事情节极具戏剧张力,悬疑悬念设置的非常紧凑,环环相连,丝丝入扣,假警、女神以及被卷入其中的中国游客的关系时而明朗时而模糊,众人的命运归途也因此变得波云诡谲起来,是一部相当耐看的狂烧脑细胞的犯罪心理片。

也是一部非常典型的商业片,说道商业电影,不免要多吐槽两句。如今的华语影坛有个怪现象,好的剧本不多(其实放眼世界影坛也是如此)。大多数华语电影乃至票房大片靠的是包装,明星卡司、制作水准等等,其中当然也有不少精品,比如《夏洛特烦恼》靠的是精妙的笑料、《烈日灼心》《解救吾先生》靠的是写实风格和角色刻画,《山河故人》《闯入者》则是现实题材的文艺腔调或情感刻画比较吸引人,至于市面上炙手可热的青春片、爱情片就更不用说了,清一色的模式化。

虽然是一部主打悬疑惊悚氛围的犯罪心理片,但影片整体上给人的感觉并不压抑,反倒有些轻松愉悦的气息,估计是因为有了冯小刚监制的缘故,影片的笑点设置多多少少都有些冯氏幽默的强调,尤其是华语男星陈柏霖、乔振宇、杨旭文、丁文博组成的逗比four人邦,更是将喜剧因子发挥到极致,每每剧情陷入紧张窒息的环节,这几个货就会机巧捯饬出一些笑果,非常应景适时的调节了影片的氛围,舒缓了滚中的情绪,颇令人惊喜。而在韩国方面,老牌演技实力派朴哲民,张光扮演的牧师和警察也借着其丰沛的肢体语言和滑稽的面部表情,制造了一幕幕笑弹。女神孙艺珍、男神申俊贤则负责耍帅、扮酷,尤其是大长腿看得人不要不要的。在这部影片中,中韩明星也算是分工明确,各取所长,发挥优势,默契配合,上演了一幕极具看点的烧脑大戏。

总体而言,在如今的华语市场,以讲故事见长的电影其实不多,这是华语影坛所欠缺的地方。今年以剧本见长的商业电影非常稀有,之前俺推荐过的《心迷宫》是一例,这部《坏蛋必须死》同样也是如此。为什么这样说,如下分析。(特别提示,本文全程无剧透)

近年来,随着中韩两国文化交流的日渐丰润,中韩合拍的大电影也越来越多。相比之前的中韩合拍片,《坏蛋必须死》更纯粹。这是一部由中国导演执导,中韩两国演员共同出演,在韩国拍摄的惊悚悬疑片。在风格上,该片承袭了中韩两国电影的精粹,故事叙事技巧娴熟,反转铺排符合逻辑,悬疑设置令人信服,意外连连叫人错愕惊魂,笑点的架构也都是中韩佳作中惯用的模式。所以说,虽然导演是新人,但影片完成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多线索+群星效应
该片的故事相对那些烧脑作品来说比较简单,就是几名游客被意外卷入黑钱事件。然而在这个简单的故事起因下,有着一套相对成熟的叙事模式,就是多线索+群星效应的模式。

诚然,影片的成功离不开冯小刚与姜帝圭的无缝联袂。冯小刚曾多次坦言对韩国电影的喜爱,对韩国电影人的羡慕,对韩国电影工业的向往,其拍摄的多部大片特效部分也都是由韩国团队完成的。冯小刚也因此与姜帝圭结下不解之缘,两人共同监制《坏蛋必须死》不仅是对其坚深友谊的证明,更是对中韩电影文化交流的一次推动,对影迷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年终福利之一。

《坏蛋必须死》属于典型的黑色喜剧,融合了公路、喜剧、悬疑、犯罪等多种元素的混种电影。当年的《疯狂的赛车》走得就是这样的路子,后者的模板。炫技般的连环叙事,阴差阳错的人物关系,错上加错的故事走向,多条线索连环交织。这样的电影其实不少,比如科恩兄弟的《血迷宫》、《11点14分》、挪威电影《猎头游戏》,甚至昆汀的《落水狗》和盖里奇的《两杆大烟枪》也有如此风格。电影发展100多年以来,其实任何故事几乎都形成了一种模式,《坏蛋必须死》属于其中之一,通过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起因推进了多条平行叙事线上的人物关系,给观众提供宏观的戏剧化脉络,更能具有各自人物和情节的带入,从而达到典型的影像的二元性,带来极致的观影效果。

像是《疯狂的石头》这样的作品,其有些类似盖·里奇的风格,而《坏蛋必须死》最像的就是科恩兄弟和盖·里奇的结合体,真实、怪诞、黑色幽默,突如其来的暴力,千回百转的故事情节,前后呼应的小细节,不同角色的不同境遇等等,甚至对宗教问题的演绎。只是本片与科恩兄弟不同的一点在于,《坏蛋必须死》风格和画面比较鲜亮,缺少了前者的冷峻和对权力机构的讽刺,毕竟本片还是一部商业电影。

从这方面来看,《坏蛋必须死》的临摹痕迹很重,在其中能够看到许多电影的影子。所以本片的故事不算新鲜。但从另一个角度,在如今“旧瓶装新酒”成风的条件下,这样的故事算得上是旧瓶中装上了很好新酒。但故事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和线索绝非简单的套模板就能搞定,这类故事是建立在剧本本身复杂的基础上,想要“套模板”还需自身有两下子,从这方面来看,《坏蛋必须死》又是很新鲜的,尤其是在华语电影的大环境下。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85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