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影评#39:雨中泪,雪中血——非主流的主流

作者:娱乐新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天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可惜即使《银翼杀手2049》完美地把续集的任务完成了,却不能改变它如《银翼杀手》一般的惨淡票房命运。高达1亿5000万美元的制作费用从开场的第一秒开始就体现在了每一帧华丽的画面中,但上映首周北美仅3100万美元的票房就如电影的结局一般惨淡而让人神伤。

写在之前:1、1982年的《银翼杀手》我从来不觉得有多么经典,即使它一直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科幻电影之一,可能是我接触的时候已经看过了太多科幻片,没有了第一批观众观看时的惊艳感,除了最后反派坐化式的涅槃,也就剩光怪淋漓的霓虹灯光秀了。
      2、该片的宣传非常失败,明明是一部探讨个人价值的硬核科幻片,却偏偏把宣传重点放在人类与复制人的大战上面,不清楚情况的路人还以为是像《独立日》那样的爆米花电影,使得该片在猫眼网站上全线崩溃,低于7分的评分实在让人无法想象,要知道,该片在北美可是神作级别的口碑,豆瓣也给出了8.5分的优秀打分,不能怪观众的欣赏水平,因为这部电影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类型。
     3、由于在北美该片分级是r级,有大量的裸露镜头,因此,国内删减是必不可少,但让人抓狂的是,该片采取的是裁剪画面这种低级手段,于是,史上最尴尬的一幕出现了,由于局部的放大,导致分辨率降低,电影在几段情节中都出现了画面模糊的情况,尤其主角第一次到华莱士公司的时候,剪切痕迹十分明显,不明真相群众还以为是看了一场盗版电影,让本来就不习惯的观影过程变得更加雪上加霜。
     好了,说清楚了几点,现在开始正式进入主题。
     丹尼斯维伦纽瓦是这几年好莱坞口碑最好的导演之一,《囚徒》中黑暗的气息,《边境杀手》对节奏的掌控,《降临》关于时间的探索,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银翼杀手2049》长达162分钟,对于一部剧情片来说,这个长度有点过长了,然而,该片虽然节奏缓慢,但并不冗长,剧情有悬念,有反转,只不过,缺少必要的娱乐元素,没有搞笑人物和搞笑台词,连打斗戏都是能简则简,对于看惯了爆米花电影的观众来说,这样的叙事模式简直无异于灾难,但是,如果能够静下心来欣赏,你会发现该片在各方面都做的非常优秀。剧情承接《银翼杀手》,又加入了导演很多的思考,抛开缓慢的叙事节奏,这个故事其实相当精彩,不仅探讨了个人存在的价值,对于复制人与人类的矛盾也描写的很细致,未来AI技术的运用与人类生活的改变非常具有想象力,除此之外,该片的细节非常考究而丰富,许多长镜头都有他的寓意,能够留下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让观众去消化,比如几次长镜头的特写,都给出了重要的线索,为后续的发展埋下了伏笔。
      摄影和美术方面,该片达到电影的极致,对未来世界的营造,用巨型霓虹灯包裹的城市和肃杀荒凉的郊外进行对比,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充满了构图的美感,在华莱士办公室里,用水池将光线进行反弹,墙壁和天花板到处都是波纹,颜色和光影交相辉映,那种迷离的气息让人仿佛置身其中无法自拔,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农场周边枯树和鲜花的强烈对比,像极了人类和复制人的生活状态,让人看到了创作者高超的美学修养和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
      寂寞大神的配乐依旧那么给力,用不断的重低音烘托压抑的气氛,不过这个概念已经在《敦刻尔克》里面用过一次了,本片中就有点审美疲劳,况且,和去年的《降临》比较,这种手法也并没有什么突破,反倒是沿用老版的一些音乐更让人印象深刻,结尾时乔缓缓的躺倒雪地上,在悠扬的配乐中,充满着宗教般的肃穆和仪式感。
      35年之后,哈里森福特再次饰演同一个角色,两代银翼杀手汇聚荧幕,戴克虽然老了,身手依然矫健,他和瑞秋的爱情故事终于有了一个结局,瑞恩高斯林饰演的乔是整个故事的核心,他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复制人开始,对未来没有任何期许,爱着一个虚拟女友,尽管这个女友只是他心中的反射,直到三十年前的秘密浮出水面,在层层布局之下,乔误以为自己是天选者,真相很快就被揭露,他只不过是庞大阴谋里面的一颗小棋子,随时都可以被舍弃,最后,乔依然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并为此付出了一切,结局倒在雪地上的身影,戏剧张力可以媲美第一部反派的圆寂,漫天的飞雪,洗净了地面上所有的生灵,即使是复制人,在这一刻,他也有了灵魂,这个结局太让人震撼,充满了哲学般的思考和史诗般的悲壮,多年之后,每当我们回忆这部影片时,一定会记得高司令诠释的这个新一代银翼杀手,他敢爱敢恨,大胆的去探知未知的事物,感受雨水的冲刷,感受雪花的洗礼,他超越了人造人的概念,让他们不再是简单的人类复制,而成为一个全新的生灵。
    电影充满了对第一部的致敬,巨型立体投影广告,喜欢折动物的老警探,第二代瑞秋,复制人流下的眼泪,可以说,银翼杀手2049是献给粉丝们最好的礼物,但同时,即使不喜欢或者没看过第一部的观众,也能够在这部电影里面感受到心灵的激荡和艺术的神奇,也许在票房上面该片是失败的,但从电影的贡献角度,该片无疑是成功的,特别是像这样一部文艺内核的科幻片,索尼公司舍得砸下1.5亿美元的成本,而导演更是不向商业妥协,完整的保留了自己创作的风格,光凭这几点,这部电影就值得所有人尊敬。

但《银翼杀手2049》并不像时下流行的其他续集大制作般只需要旧人物的出现以满足粉丝。恰恰相反,新作的创作人和主角们实际已被全部更换:乘着《爱乐之城》余威的瑞恩•高斯林饰演新作的主角——新派银翼杀手K;前作的反派泰瑞尔集团已经倒闭,取而代之的是由杰瑞德·莱托饰演的华莱士所带领的更具反派气息的华莱士集团。而最重要的,当然是导演由近几年终于为自己正名的丹尼斯·维伦纽瓦担任。撇开原创雷德利•斯科特似乎有着靠续集毁前作这种让人发懵的特技不说(见《异形:契约》等…),维伦纽瓦早已通过近年的《囚徒》、《边境杀手》、以及《降临》向世界宣布了他无可置疑的能力以及能把普通类型电影升级成经典的视野以及可能性。深沉的主题以及略带缓慢的节奏,这都是《银翼杀手》中最为突出也是最为人称道的特点,而这同样是维伦纽瓦去年的佳作《降临》的特点。正因如此,绝大多部分原作的粉丝以及影迷在得知他将接手新作时都表示了乐观的看法。

电影在视觉和听觉上同样对K所完成的旅程进行了表述。比如凄美的结尾与原作的照应——当年雨中流泪的贝蒂虽为人造人却比人更懂得人性的真谛,而30年后的K则在雪中伸出手掌迎接轻柔的漫天大雪,终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体验了充满灵魂的人性;门外将要走向生命终结的K在真实的雪中体验着生命的触感,而门内的造梦师作为真人的存在却被禁锢在密闭空间中,只能把玩虚假的飘雪;而最让人感动的,当然充斥着新曲的配乐,却在这最后一刻使用了原作经典的《雨中泪》一曲,毫无改变地再次呈现在了观众前,无论对于熟悉原作的粉丝,还是普通的观众,这曲细腻动人的配乐,都可以说是完美的选择。

但《银翼杀手2049》的配角中最出彩的,无疑是K的伴侣,比人造人还要低一级的虚拟人乔(Joi,又或者是Joy)。作为非真实的存在,电影中众多有着乔的画面可以说都是引人入胜而匪夷所思的。这包括开场不断换装的片段,亲吻时被暂停的片段。但最让人惊讶的,毫无疑问是她与另一位人造人(由麦肯兹•戴维斯饰)同步与K亲密接触的片段,既是在银幕上从未有过的性感(2013年的佳作《她》有着类似的桥段,但视觉上无法比拟),更让观看的我们有着无可避免的不安及恐怖感觉。而到了最后,当K失意时在黑暗的路上与乔的虚拟人广告人像相遇时,细心的观众应该终于发现乔实际上只是一个被完美地编制的软件罢了。她的存在只是为了满足K的存在,为了肯定K所需的感觉,为了急于K所缺失的爱而已。到底什么是爱,到底乔是否真实,这不仅是K所需要考虑的问题,更让作为观众的我们开始陷入思考。

是的,《银翼杀手2049》都做到了,它毫无疑问可以被列为续集电影中的佼佼者。从某种意义上讲,《银翼杀手2049》的完美不但需要主创们的灵感,更需要他们的胆量。与近期大行其道的众多红极一时的作品重启以及续集不同,《银翼杀手2049》并没有仅仅在为粉丝们服务以及怀旧上下工夫,反而以前作所讨论的主题作为基点进行延伸。而169分钟的时长更是让本作显得充满野心,要知道这对于大制作电影而言在如今的电影行业中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奇迹。也正因如此,主创们所为大家奉献的这部《银翼杀手2049》可以说是科幻电影历史上其中一部最具哲理深意且最具挑战性的作品。它不会为你进行过多的解释,因为它深信你可以理解每一幕完美的画面中所呈现的那最基本的人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heGZMovieGu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K的伴侣虚拟人乔的设定引人入胜

而以维伦纽瓦为首的主创们也想尽办法从电影的不同方面把这条主线呈现到我们观众面前。比如K在认为自己是特别的之后所取的名字——Joe(乔)。这既可以被认为是对K作为普通人造人真实身份的伏笔,因为英语中Average Joe(普通人)的讲法;也可以被认为是更隐晦地对K在整个故事中地位的暗示,要知道卡夫卡的小说《审判》中自以为是主角的人物名字正是Joseph K,也就是Joe K。

图片 1

《银翼杀手》作为科幻片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在1982年首映时实际上并没有得到观众们的一致认可。作为一部开创先河的科幻片,《银翼杀手》反乌托邦式的未来设定(在现实中以阳光明媚著称的洛杉矶,在电影中却是暗无天日且总是下着滂沱大雨),黑色电影的内核(侦探、女伴、灰色的道德准线这些典型的元素,原作全部一一踩到),让人难以捉摸的剧情以及叙事方法(充斥原版那为人诟病的旁述,以及随后多达7个不同的版本),作曲家范吉利斯颇具挑衅风格却又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电音配乐,以及那极度缓慢的剧情推进,都不能在电影初映时为它赢得更多的聚焦和关注。惨淡的票房反映着《银翼杀手》初期的名声——有着不可否认的极高质量的创新元素,却注定无法走入大众视线。

而到了《银翼杀手2049》,电影的主角及灵魂人物,乃至观众们感情的寄托都是由瑞恩•高斯林的人造人银翼杀手K所承担的。这种不会让人分散注意力的设定让我们更容易跟踪故事的推进,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把想法代入到K的视角中。我们跟踪他的心路历程,走入他的世界,明白他深知自己是人造人的悲哀以及对人类的向往;我们与他一起冒险,一步步发现他的与众不同,乃至深信自己就是天选之子;兴奋过后,我们也会跟他一起接收被否认的坏消息,以及思考到底什么才让人为人,因而作出最后关键的选择。

图片 2

银翼杀手的世界依然惊艳的美丽

《银翼杀手2049》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85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