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天使与异质世界

作者:娱乐新闻

“银翼杀手受命侦查任何入侵复制人,并予以击毙。那不叫做处决,而是称之为退休。 ”

原文发在我的公众号“惰性元素”上面,欢迎关注。

在影院看《银翼杀手2049》的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不到十分钟便被这一系列独有的慢节奏催眠,另一种则酣畅淋漓地享受162分钟带来的视觉和大脑皮层刺激,甚至觉得不够。

其实之前就打算写一篇关于《银翼杀手》的推文,但是这两天看了看其他人写的评论,觉得我想说的差不多都已经有人说过了。不过既然都已经做了一些准备工作,那也不妨写一下,就当是给自己的一些想法做个备份。

回归影片本身,虽然《Blade runner2049》在宣传的时候说这是一部独立的续作,可以直接去看,但私以为还是要看完前作,才能更好地理解,或者说,去“看”这部作品。

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是从小说《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改编而来的,1982年上映。去年,也就是2017年的时候,《边境杀手》《降临》的导言丹尼斯·维纶纽瓦拍了该系列的续集,叫《银翼杀手2049》。可能是为了避免《2049》在一开头的时候做太多的背景介绍,在电影上映之前先放出了几部短片,分别是《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银翼杀手:2036复制人黎明》以及《银翼杀手:2048无处可逃》。当然,其实看完《银翼杀手》直接去看《2049》也不会有太多理解上的障碍,因为短片的内容在正片当中也会有所提及。

1982年Scott老爷子的《银翼杀手》尽管在当年上映时受到《E.T.》的冲击,但《银翼杀手》在后世电影美学、深度方面的影响与日俱增。

以上是对《银翼杀手》系列时间线的一个简单介绍,接下来的部分将会把1982年的《银翼杀手》当作最主要的讨论对象。

它以冰冷的色调、压抑的氛围、令人窒息无处不在的显示屏和似乎永远不停息的雨水和雾气,不仅将人类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击得粉碎,将人性赤裸裸地撕开,更催生了赛博朋克这一知名的科幻流派。

虽然《银翼杀手》被很多影评人和普通观众奉为最伟大的科幻电影之一,但是也有不少人看完之后觉得非常无聊。因为在现在看来,这样一个有关赛博格的故事已经没有什么新鲜之处了,更何况整个叙事节奏也一直不温不火,有的地方甚至拖沓得让人想快进。然而如果要让我举出一部结尾将整个片子拔高了一个高度的电影的话,我最先想到的肯定会是这部《银翼杀手》。

时隔35年,维伦纽瓦拍摄《银翼杀手2049》,本身就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但他能在延续老爷子风格的同时,不失自己强烈的个人风格,作为续集来讲,这一点极其不易。

这个片子一开始上映的时候情况是比较惨的,不仅没有收回制作成本,影评人的评价也比较冷淡。它真正登上神坛是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并且在这个时候斯科特又推出了《银翼杀手》的导演剪辑版。这个版本和上映版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多出了一个结尾,在这个结尾当中,出现了一只用纸折成的独角兽。因此《银翼杀手》实际上是有两个结尾的,这两个结尾可以看成是理解这部电影的两个关键。

影片中很多镜头能让人联想起前作。

1.杂存的异质世界

前作中最早一批“觉醒并付诸行动”的复制人Roy Batty,用双手捅进了造物主的眼睛里。在《银翼杀手2049》中,取代泰勒公司的华莱士公司的创建者 Wallace,他的眼睛也是瞎的。

单纯从电影故事的角度来看,这个片子最大的漏洞可能就是仿生人这个设定。以电影所预想的2019年的科技程度,人类明知道仿生人的存在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伦理矛盾甚至是社会矛盾,却没有选取其他更安全的替代品,而是执迷于使仿生人和自然人拥有更高的相似度,再通过繁琐的问题测试,来对两者进行区分。所以我觉得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不是在对未来世界进行预测,而是借着2019这个未来时间,来虚构一个东方与西方、过去与未来、人性与物性杂存的异质世界。因此我对这部电影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它所呈现出来的梦幻感,我们的在观看的过程当中应当纠结的不是它的故事逻辑,而是其中所充斥的大量的潜意识符号,以及这些符号所牵连着的巨大的恐惧感。

在《银翼杀手2049》中高司令去找的那个折纸的老人,也同样在前作中扮演了用折纸隐喻故事走向的作用。

这里所对应的就是电影的最后一个结尾,也就是Deckard和Rachael准备逃离时回头看到的那只独角兽。导演的这个设定就是在告诉观众,Deckard实际上也是一个复制人(导演后来也确实亲口承认过)。要想澄清这一点,需要留意一下电影当中的几个叙事符号,也就是那个留小胡子的gaff警官做的三个折纸小人:

续集中高司令对虚拟女票Joi说的那句“一半的符号,双倍的优雅。” 也让人联想起前作中那句“两倍明亮的光芒,只能燃烧一倍的寿命。”

第一个是一只鸡,出现在Deckard被叫到警局,准备重出江湖的时候;第二个是用火柴棍做成的小人,而且特意突出了男性性征,出现在Deckard发现蛇纹身复制人之前;第三个就是独角兽,与Deckard梦中梦到的独角兽相对应。之所以多次出现折纸这一符号就在于它是人工制作而成的,并且独角兽与Deckard梦境的直接关联,更是告诉观众Deckard的记忆是人为植入的。(关于折纸与记忆植入的关系已经有评论做了详细的说明,此处不再赘述)

还有不管是淹没在钢铁和霓虹中的城市,还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显示屏上,依旧是可口可乐和招揽顾客的艺伎,夜晚永远被冷雨和浓雾包裹,让人类世界变得那么不真实。

如果把三个折纸小人当作基点的话,就可以牵连出一个叙事符号网络。首先是围绕蛇纹身舞女的塑料和玻璃意象。她穿着一件透明的塑料外衣在雨里奔跑,以躲避Deckard的追杀,当她最终中弹身亡的时候,伴随着倒下的躯体的是破碎的橱窗玻璃,同时在镜头的后方竖着许多塑料模特,这些模特与舞女拥有类似的造型。这里暗示的是复制人的人工制造属性以及其内在生命的脆弱。

除了“招牌”赛博朋克的冷色调,《银翼杀手2049》还多了白色废墟的绝望和暖色调的荒凉。

其次就是光的运用。就我注意到的情况来说,电影当中是没有出现自然光的。所有室外的场景都设置在夜晚,光线来自建筑物里的灯光,或者是巨大广告牌上的肥宅快乐水标识以及日本歌舞伎反复吞食保健品的巨幅广告视频。并且室外光线的色调一般是偏蓝的冷色调,而室内则会有模拟的阳光、烛光这种偏暖一些的橙色色调。再将视野扩大来看,整个电影自始至终都是在巨大的人造建筑物包围之下的,从最底层充满东方元素的拥挤的小巷,到顶层风格诡异的金字塔式的富人区住所,人物的活动范围从来没有超出其外。

白色废墟出现在高司令去寻找记忆中的孤儿院路上,暖色调则出现在他去寻找“自我”的黄色沙尘中。

最后就是电影一开头的那只眼睛,映在里面的不是星河宇宙,而是这个未来世界的所有人造灯光。也就是说电影自始至终展示给观众的是一个被预先建构的世界,包括所有的建筑物、规则甚至是生命。眼睛在这部电影甚至是后面的《银翼杀手2049》当中都充当着重要的角色,下一部分还会详细谈及。

此外,关于华莱士公司的画面,主色调则是金黄和黑色,镜头中几乎没有多余的物件,构图大气磅礴,很惊艳,有epic的感觉。比如复制人Luv带高司令去看前作中Rachel被测试的回忆那一段,和Wallace复制Rachel那一段。

这里就有必要提及所谓的“赛博朋克”的概念了。所谓的“赛博格”也就是义体人类、生化电子人,用机械替换人体的一部分,比如《攻壳机动队》里的草薙素子,《正义联盟》里的钢骨(其英文原名即是赛博格)。而朋克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兴起的一种亚文化形态,其最突出的特征就是颠覆、叛逆以及无政府主义等等。赛博朋克作为一种叙事类型就是以人工智能、网络黑客为核心来展开的反乌托邦故事,其中往往会涉及关于灵魂与现实等的讨论,比如《黑客帝国》当中对世界现实性的质疑。

说到这里想特别说下Deckard被抓来和Wallace的一段对话,以光影变化刻画人物情感层次和深度,戏剧效果极佳,喜欢的朋友二刷时可以留意品味一下。

赛博朋克体现在《银翼杀手》当中首先便是它独特的影像风格。那条永远下着雨的晦暗街巷,实际上是一个杂糅了东方与西方、过去与未来却并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异质世界。它与《2001太空漫游》所营造出来的未来感完全迥异,就算是生产复制人眼睛的研究所都像是肉铺一样肮脏而破败。这里所传达的也就是赛博朋克叙事的经典母题,科技带给人类的可能不是伊甸园,而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废土世界。

从哲学角度来讲,《银翼杀手2049》还是在延续前作的母题,都是在讲复制人的反抗,以此折射对人类灵魂的叩问
对“我是谁”的思考和对所谓“异类”的注视。

《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与严格意义上的赛博格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从身体到头脑都是人造的,只不过他们拥有了人类的情感体验,甚至Deckard和Rachael还进一步拥有了人类的记忆。这就引出了赛博朋克叙事当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当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人性化的时候,人类自身却在一步步物化,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人要如何来确立自身的主体性呢?当复制人具有了人类的思辨能力,甚至比人类更优秀更纯粹的时候,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也就失去了它的全部意义。人要靠什么来成为人,便是可预见的科技高度发达的未来社会到来之前,人类心目中逐渐浮现的一种深深的恐惧。

在人类的认知里,复制人仅仅是好用的工具而已,他们没有灵魂,没有感情,仅有的回忆也是被植入的虚假记忆,不值得被同等对待,不值得拥有美好的事物。

而在这样的未来世界当中,人类也就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赛博格。他们的身体是自然有机体,而精神则变成了网络信息符号的衍生物。这也就回到了电影的最后一个结尾部分,当我们不能确定我们的记忆来源,无法对我们的记忆拥有自主性的时候,我们的所有行为是不是也就失去了主体性呢?在一个建构起来的世界里,人本身也必然是一种建构物。因此所有的意义和价值也都变得模棱两可了,这似乎又有了一些福柯的意味。

所以他们被“造物主”一遍遍测试,被人类歧视,在永远阴冷的夜里面无表情地生活着。

2.堕落天使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585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